医院领导被指冒领抗疫补助:医院纪委书记不再纳入


帕多瓦大学病毒学教授乔治·帕鲁指出,禁止公众聚集等措施涉及宪法问题,而关闭学校、公共场所又需要和大区政府协调。意大利所采取的封锁措施,已经是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3月21日,意大利新增确诊病例数达到6557人的峰值。此后连续十天,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都在4000人到6000人间徘徊,增速整体上保持下降态势。

疫情之初,意大利向欧盟寻求医疗资源帮助。但法国和德国政府却发布了对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的出口限制令,其他欧洲国家也未回应欧盟委员会的呼吁。意大利政府只能从域外的俄罗斯、美国、南非等处,寻求获得急需物资。

地中海生物医学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员、意大利环境医学会副会长普里斯科·皮希泰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照我们的模型推算,意大利全国范围内的峰值恰好在3月底。”此外,如果新感染者的数量因过去几周政府的严厉限制措施而呈规律性地持续减少,疫情可能在2020年6月结束。

4月1日,哈尔滨市胸科医院对其进行新冠病毒血清特异性抗体检测,结果IgM阳性,IgG阳性;哈尔滨市疾控中心对其咽拭、血、尿、便标本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结果为咽拭阳性,其余标本为阴性。肺部CT显示右肺中叶炎症,不排除新冠表现,右侧胸膜黏连。经专家会诊,哈尔滨市胸科医院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显然,伦巴第的保守防疫,是意大利防疫“乱象”的一个缩影。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意大利中央政府卫生部、民防部及20个大区、8000多个市镇发布了一系列互相矛盾的行政指令。在是否关闭学校、酒吧等聚集性场所的问题上,政策多次反复。

意大利的疫情防控并没松懈。

研究人员发现,新冠病毒并不具有“之前使用的病毒主干结构”,因此并非人类创造,可能是一种在蝙蝠体内发现的病毒和另一种穿山甲携带的病毒结合发展而成。

牛津大学动物学系教授古塔普领衔的团队在3月24日发布的论文中指出,“群体免疫”的实现可能助推了意大利疫情“拐点”的到来。

截至3月29日,在拥有1000万人口的伦巴第大区,超过4万确诊病例,6000余人病亡。而在相邻的维内托大区,500万居民中约有8000人感染,300余人死亡。

维内托大区政府在2月底就开始围绕确诊病例展开广泛检测,覆盖轻症和无症者。根据大区规定,确诊病例的所有家人和邻居都要接受专业人员上门的病毒检测,如果检测试剂盒一时供应不上,他们也需要自我隔离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