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患者从美国经香港后返回


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杨占秋告诉记者,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所以,从学术研究角度,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综合俄罗斯媒体报道,3月3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告诉记者,美方提出了一项解决委内瑞拉局势的计划:建立一个由委内瑞拉反对派和政府代表组成的临时政府,并承诺在那之后美国将取消制裁。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在沸沸扬扬的舰长被撤职事件背后,美军方实际有三重意图。

目前,已经有不少美国民众通过网络自发组织并参与“让克罗泽尔复职”的联署活动。

“在11月中旬,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身体疼痛、精疲力尽、干咳、发烧,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奉劝美国一些军政高层,尽早破除遮掩心态和官僚习气,踏踏实实为这场攸关美国民众与军人生命的抗疫之战做些实事吧!

先从此事的关键点——求援信说起。3月下旬,由于更多舰员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克罗泽尔给美国海军高层发了封信,指出舰上的情况正在“快速恶化”,请求允许舰上数千名舰员尽快下船隔离。

首先,这是对克罗泽尔“泄密”的惩戒。自疫情发生以来,美国疫情防控工作饱受诟病。比如,美国疾控中心从3月2日起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美国长老会医院麦卡锡甚至通过电视恳求卫生部门对疑似病人检测,美国民众对政府应对迟缓非常不满。而克罗泽尔发信向海军高层求援,且这封信被媒体公开,显然将远在大洋上的航母疫情形势以及军方的应对不力公之于众。正如莫德利所指责的,“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莫德利的表态说明,这次震动美国舆论的“泄密”事件让美海军高层颇为被动。撤换舰长,就成了美海军高层意图挽回颜面的不二选择。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

看重私利而非生命,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美国一些军政高层,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

对此,委内瑞拉外交部长豪尔赫·阿里亚斯表示,委内瑞拉政府反对美国的这一提议。他在推特上发声明称,“美国国务院试图将一项提案强加给我们的国家,该提案的真正目标是干预主义和组建一个由美国控制的政府。委内瑞拉政府重申,现在和未来都不接受来自任何外国国家的任何控制。”